海南省海口市1000平方公里的羊山地區屬火山熔巖地貌,石多地少,不利于傳統農業發展。無地可種的尷尬,讓貧困成了該地區的代名詞。如何因地制宜推動羊山地區農業發展,一直是海口市政府的核心工作之一。

  近年來,海口市政府通過引進龍頭企業,鼓勵農民在火山石上種植金釵石斛。以前因影響耕種被老百姓嫌棄的火山石,偏偏是金釵石斛的最好棲息地。在此前舉行的海口優質農產品優電聯盟競拍中,羊山地區的一萬斤石斛鮮條3分鐘被訂購一空,每斤成交價400元。按此價格,畝產值可達24萬元,昔日的火山石也因此變成了當地村民喜愛的“金疙瘩”,是金釵石斛幫助農民實現了“點石成金”。

  火山石上長出“金疙瘩”

  2013年,在內地種植石斛多年的彭貴陽來海口游玩時,被羊山地區獨特的氣候資源所吸引,別人眼里沒啥作用的火山石在他看來卻是難得的石斛種植材料。

  “石斛,顧名思義就是長在石頭上的植物。”長期研究石斛仿野生種植的彭貴陽覺得,火山巖表面均勻布滿氣孔,而氣孔有利于石斛根系附著。經過大膽嘗試和技術攻關,終于在火山石上種活了石斛。

  “我們是全國唯一的火山石斛。”彭貴陽稱,海口羊山地區空氣中負氧離子含量極高,加上當地熱帶海洋性季風氣候,年平均氣溫24℃左右,石斛可全年溫潤生長。同時因海口的火山巖不含重金屬,且富含硒等多種微量元素,石斛活性成分均高于國家藥典標準。

  金釵石斛全部種在火山石上,而且不怕臺風,所用的地幾乎都是村民無法耕種雜草叢生的石頭荒地,發展石斛產業對羊山地區的農民來說,基本上就是在不增加任何成本的基礎上多掙錢。

  彭貴陽稱,金釵石斛一次種植可連續采摘13年,第三年開始進入豐產期,每畝5000株產量約600斤,若按目前鮮條每斤400元價格計算,畝產值可達24萬元。農民只需出苗錢,前期開荒壘石的費用都由公司支出,每畝除去第一年4.5萬元投入和之后每年6000元的維護成本,農戶平均一年可掙1萬元。

  農民組織化帶動標準化種植

  在海口市政府支持下,彭貴陽當年便成立海南石斛健康產業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海南石斛公司),采用“公司+合作社+農戶”發展模式,公司統一提供種苗、技術和管理,解決市場渠道,農民以現金、勞力、土地租金等形式入股種植石斛。

  在合作社配股方面,海南石斛公司占股20%,農戶占80%。為打消老百姓顧慮,鼓勵更多農戶參與種植,公司給缺少田地的農民借錢入股,并在借條上注明:“如果因石斛產業虧損,借的錢不用還。”

  海南石斛公司與中國中醫科學院、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等科研院校建立戰略合作,以現代醫藥科學技術支持品牌發展,獲得9項自主知識產權專利,制定了羊山石斛種苗馴化標準、羊山石斛原生態種植標準,并主導編制了海南省石斛標準的制定。

  為了降低農戶生產風險,石斛苗先要在公司基地馴化兩年,長度達到12厘米以上才交付農戶到野外種植,不經馴化就野外種植的成活率只有20%。每株種苗3.5元,海口市政府補貼2.5元,海南石斛公司按市場價收購石斛鮮條,保底每斤60元。

  “做農業眼光不能盯著農民,而要盯著市場,不能跟老百姓爭利益。很多龍頭企業搞農業都是技術入股,不拿現金,我們不僅出資,還借錢給農民入股。”彭貴陽覺得,只有公司、農民形成利益共同體,石斛產業才能持續健康發展。

  經過兩年多摸索,彭貴陽發現現有運作模式管理效率過低,不利于石斛產業后續做大做強。按照《合作社法》規定,合作社重大決議所有社員一人一票,造成各項重大決策執行效率低下。

  “農民跟著利益走,前期由土地租金折現入股,甚至拿少量現金入股,農民還能接受,若后期投入還讓他們拿錢基本不太可能。”彭貴陽說,擴大生產規模方面,農民占股80%,若按股權配比出資,農民又沒錢可投,還是只能靠公司墊付。為此,今年在海口市政府的支持下,海南石斛公司又設計了“政府+公司+合作社”的運作模式。

  政府由其全資平臺公司海口城鄉統籌發展公司出資30%,海南石斛公司出資50%,農民專業合作社按地租折現出資20%,重新成立小型農業公司。政府利潤的一半返還給農民合作社,再加上合作社原有持股,農民實際能得到農業公司近40%的利潤。每年,農業公司再拿出利潤的5%用于所在村莊教育和養老事業。

  如此一來,按照《公司法》規定,重大決議按股權比投票,合作社方面由理事長行使投票權,單個農民不參與公司具體經營,只在公司打工掙工資年底分紅,這樣既保證了農民的利益,又解決了之前運行效率過低的問題。

  據了解,今年海南省農業廳、財政廳聯合下文,省財政拿出3500萬元定向扶持海口石斛產業,海口市政府也將石斛產業作為羊山地區的定向扶貧產業。目前,海口羊山地區種植金釵石斛1200多畝,帶動農戶上千戶,按計劃,未來五年將推廣種植到5萬畝。

  三產融合實現村美民富

  2016年底,記者跟隨冬交會采風團來到海口市石山鎮吳洪村火山石斛種植基地,道路兩旁的火山石碓上種滿了石斛,三三兩兩的游客在逛完石斛種植園后來到接待室,品嘗石斛茶,聽村委會主任洪義乾介紹石斛相關知識。

  說話間,手機鬧鐘響起。洪義乾打開手機上的智能澆灌監控軟件,輸入實時噴水量。種植園的噴頭便開始自動澆水,整個基地水霧彌漫。

  “監控、澆水等以往費時費力的工作,現在用一部手機就能操作。”洪義乾笑著說,利用物聯網技術,石斛種植已實現智能化管理。通過種植石斛,村民集資建成了石斛公社,發展鄉村旅游,以前外出打工的村民陸續回村參與經營。

  像吳洪村一樣,海口市新坡鎮斌騰村全村150戶村民,除去外出務工的之外,其余113戶村民全部加入石斛種植合作社。

  “在家門口打工既能照顧家庭,還能賺到錢。”斌騰村村民朱紅梅和丈夫以前都在海口市區打零工,每個月除去房租和日常開銷幾乎存不下錢,回村到石斛種植合作社做工后,兩人每月工資5500多元,加上年底入股分紅,一年能存3萬多元。

  彭貴陽告訴記者,農民用5年地租入股,第六年公司開始付租金,地租按1000元一畝,除前5年地租量化入股外,石斛公司每股還贈送100元。

  金釵石斛3年才能進入豐產期,前兩年產值較低的情況下,海南石斛公司預支分紅股本金的10%。朱紅梅家共入了10股,分到5500元。“以前從沒想過,幾十年不耕種的石頭荒山還能變成錢。”

  石斛種植屬勞動密集型產業,除了日常管護,前期開荒山砍草、擺放石頭每天都需要幾十人干活,村里沒在合作社上班的村民,平時打零工一天也有100多元收入。

  “產品定位必須高品質、中價位,政府、企業、農民三家有利。”彭貴陽介紹,在科研院所支持下,公司根據市場需求相繼開發出石斛飲片、石斛超微粉、石斛酒等深加工產品,不斷延伸石斛產業鏈。

  除了借助傳統銷售模式外,還要不斷“觸”網,用現代科技手段進行管理和銷售。彭貴陽表示,今后火山石斛可以利用互聯網、大數據進行生產、管理、銷售、培訓和品牌營銷推廣,利用合作化模式將松散的農村生產組織起來,進行集約化、品牌化發展,最終提高羊山地區農民經濟收入。

极速11选5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