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見到石斛,是那個狀如稻草箍的一圈圈的干制石斛,看說明知道它是抗疲勞的保健品。那時自己還年輕,不相信天花亂墜的保健品廣告,更不屑于服用這些保健品,但又不忍任其過期變質,就送給了一個親戚。保健品嘛,信它就好,所以也就破了“己之不欲,勿施于人”的待人之道。

      第二次見到石斛,是經過加工了的以石斛為主原料的鐵皮楓斗沖劑。那時自己正處于腰酸背脹,求藥無效的非常時期,于是就細細看了幾遍說明,感覺能夠對癥下藥,就拆開一包放到開水里。一攪拌,那種洌洌的清香讓人神清氣爽,連續服了幾天,竟然腰不酸背不脹了。不明白是癥狀自行消失還是石斛起的作用,自此,那個有著古怪名字的中草藥就走進了我的記憶深處。

      第三次見到石斛,是辦公室同事買的那種原生態的石斛植株,青青的近似圓柱形的直莖上攀附著一片片綠綠的葉,每根約2分米長。同事說用它煎服可以改善睡眠。我睡眠質量也不怎么好,經常任憑一群羊兒在腦子里放牧到深夜而無可奈何,于是也讓她幫我買了一束,放在冰箱里待用。

      那天上網,非常偶然地了解到石斛會開花,而且開的花竟是如此的淡雅別致,很像蘭花。我不禁陡然間生出一個念頭,把在冰箱里存放了好幾天的石斛拿了一枝出來,扦插到一個閑置著的白瓷花盆里,期待著也能開出花來。

      沒過幾天,不著一絲根須的石斛竟結出了幾個青色的花苞,再過幾天就綻開了六片花瓣,其中五片是黃綠色的,一片卻是白色中帶著紫色斑塊。它們溫潤如玉,清新如水,羞澀地低垂著笑靨,收斂著芬芳,默默地宣告著自己青春的綻放。幾朵小花要是不留心觀察,是很容易忽視它們的存在的,但它們依舊悄無聲息地生長著。它們可愛也可貴,它們的可貴在于它們的藥用價值不遜于石斛本身。

       怕它們很快會凋落,我又從冰箱里拿了一株石斛扦插到同一花盆里,希冀能有新的收獲新的驚喜。今天去看,那株也結出了一個花苞!但下面的葉片卻枯黃了,沒有第一株來得健康,畢竟在冰箱里存放了十多天。但我還是驚詫,驚詫于它們頑強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 石斛不管是煎服還是沖服,那種清香都會沁人心脾,而它開的花卻幾乎聞不到氣味,但石斛那清遠獨特的芳香卻分明真切地潛于我們的心底。

极速11选5软件